江西多乐彩彩乐乐
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制報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追憶我省政法戰線上的七名逝者

來源:遼寧法制報 | 作者:記者 楊清林 | 發布時間: 2019-04-04 10:46

愛是不變的星辰  愛是永恒的星辰  絕不會在銀河中墜落

  編者按

  又是一年清明時,在沉浸對逝者的追憶時,記者翻開采訪本,金錫盛、郭春來、吳旭芒、譚彥、方程、許福慶、王吉龍,這七個人的名字躍然紙上。他們的逝去,留下的是遺憾,卻值得永久追憶。

  他們的名字燦若星辰,在我省政法戰線浩瀚的歷史長河中熠熠閃光。

  每從雄辯見運籌

  金錫盛——新時期中國律師制度的奠基者

  2003年10月20日,金錫盛律師在準備開庭的過程中,不幸突發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逝世,時年54歲。金錫盛律師的離去,是遼沈律師界的重大損失。

  1979年,我國恢復律師制度,在沈陽市委高教部工作的金錫盛被派到沈陽市法律顧問處當律師,與法律結下了一生之緣。律師生涯中,他成功辦理了2000余件各類法律事務,為100多家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擔任法律顧問。

  金錫盛從事律師職業20余年,創造了中國律師界的諸多第一:1981年,他在全國首創國家大型企業法律顧問業務;1986年,他與其他律師一起,首次在全國組建了律師顧問團,為企業提供綜合法律服務,由此帶動全國律師行業五項業務的全面展開;1987年,他探索律師分配制度改革,在律師中實行效益工資制,引發了全國各律師事務所在管理體制上的深刻變革。金錫盛先后多次受沈陽市政府各委辦局及市人大常委會的委托,參與經濟建設重大決策的論證研究,起到了法律參謀和顧問的作用。

  金錫盛曾被評為省司法系統“十大優秀執法標兵”、沈陽市勞動模范、省優秀共產黨員,連續兩屆榮獲沈陽市優秀專家稱號及全國十佳律師提名獎,獲評遼寧省十佳律師之一,曾被選為遼寧省及沈陽市人大代表。

  茍利國家生死以

  郭春來——受命起訴日本戰犯的檢察人

郭春來

郭春來

  2016年8月,90歲的郭春來因病在沈陽去世。

  2005年,本報編輯部打造“歷史不能忘記”系列報道,記者專門采訪過省人民檢察院離休干部郭春來。這位在檢察戰線工作一輩子的老檢察人,在1956年最高人民法院特別軍事法庭上,代表國家和人民起訴日本戰犯。

  1956年6月9日8時30分,沈陽特別軍事法庭開庭,對鈴木啟久等主要戰犯進行審判。這是當時發生在中國大地上令世界矚目的大事件。

  記者清楚地記得采訪郭春來時,他的講述:“參與當時審判的工作人員,都是從全國各地抽調上來的業務骨干,一共有350多人。從案件的偵訊到審判結束,一共用了3年的時間。”

  郭春來作為審訊員,負責7名偽滿系統戰犯的偵訊。“移交969名戰犯時,只有5112頁的個人檔案,記錄他們的職務、年齡和姓名,除此之外,什么材料都沒有。那時候工作非常緊張,兩三天就睡一會兒覺。”郭春來說,正是憑著這股子精神,1955年初,卷宗正式形成了,交付審判的45人所犯罪行190項,支持起訴的證據4079件。最高人民檢察院制作起訴書,聘請法律專家、文字專家嚴格把關。1955年10月,所有法律文書制作完畢。

  “審判日本戰犯是國家歷史,應該讓中國人都知道!”這是當時采訪結束時,老人說的一句話。

  山不矜高自及天

  吳旭芒——一生桃李滿天下

  2009年11月,中國刑警學院足跡檢驗專家吳旭芒逝世,他的學術專著《足跡學》啟迪了眾多警界學子。在他50余年的工作生涯中,嚴謹的治學態度和孜孜以求的工作作風使他從一名普通的公安民警成為著名痕檢專家和足跡檢驗專家。

  記者在2001年采訪過吳旭芒,那年他已經70多歲了,操濃重的湖北口音,講述自己的足跡檢驗經歷。

  有一屆干訓班的學員全是來自基層的科、隊、所長,他們戰斗在公安前沿陣地,早聽說過吳旭芒教授的大名,聽說吳旭芒根據腳印就能說出身高、年齡,都想眼見為實。他們就想個法子來考吳教授。一個女生主動提出要背一名男學員走一圈,讓吳教授鑒定一下足跡,隨后真的背起男學員走了幾圈,然后大家一起請來吳教授。

  吳旭芒認真地觀察留在地上的足跡,足跡踩得深,看似負重物行走,鞋印比較小,由此判斷是女性背著重物行走。但步幅步態不規矩,且左右搖擺,說明她背的重物是活體,重量超過她本身,有了這些判斷,吳旭芒心里有數了。他環視一下,緩緩地說:“留下足跡的人在28歲左右,身高1.7米,是女性,她背的男人不是她丈夫或者其他親人!”話音剛落,學員們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他們由衷地佩服吳教授,他果然名不虛傳!

  雖然是著名專家,但吳旭芒一生儉樸,一件皮夾克穿了很多年,一生桃李滿天下,他已滿足。

  寧作勁松迎雪挺

  譚彥——以全情工作與病魔抗爭

譚彥

譚彥

  2004年11月28日10時45分,在與病魔頑強地抗爭了十幾年后,年僅44歲的譚彥帶著對親人的無限眷戀、對審判事業的無限熱愛,永遠地離開了大家。

  譚彥1960年出生在吉林省集安市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1981年考入吉林大學法律系。1985年7月大學畢業后,譚彥主動放棄市區優裕的生活環境,志愿到剛剛起步、條件比較艱苦的大連開發區人民法院工作。

  1989年,他被診斷患有纖細空洞性肺結核。面對醫生“必須長期全休治療,否則最多能活5年”的忠告,他以驚人的毅力與病魔進行抗爭,用更加忘我的工作實踐自己“活著就要工作,死也要死在工作崗位上”的誓言。1993—1994年,在身患重病的情況下,他審理案件108件,高出全院人均審案件數44%,結案105件,高出全院人均結案50%,兩項工作指標都名列全院第一,而且無一發回改判。

  1996年6月7日,新華社記者的報道《法官譚彥身患絕癥七年 堅持秉公執法為民辦案》發表。譚彥的先進事跡展現出的人民法官秉公執法、無私奉獻的崇高精神感動了無數讀者。

  2004年11月21日,由于氣管被切開幾個月來都發不出聲音,譚彥讓守候在身旁的妻子賈麗娜拿來寫字板,干瘦無力的手顫抖著,豆大的汗珠刷刷滾落,每寫一個字都拼盡心力:“感謝黨和人民的培養和關懷,作為法官,清廉如水是立身之本,秉公執法是生命之魂,枉法裁判是天大的恥辱!”經過一次昏迷后,譚彥再次提起筆來:“我此生有三大遺憾:一是為黨作的貢獻太少;二是給親人的關心太少;三是沒有讀完研究生。”11月25日,譚彥滿含深情地寫道:“是黨和組織給了我多次生命。”

  “我是一名普通法官,只是做了一點應該做的工作,黨和人民卻給了我很多榮譽,心中時常不安。我的生命是有限的,矢志將青春年華獻給黨的事業,只嘆身患重病,壯志難酬……”這是譚彥的遺言,也是這位“鐵法官”的心聲。

  44年的人生固然短暫,譚彥卻譜寫了一曲不朽的生命贊歌,給人以溫暖,給人以力量。

  甘為燭炬盡燃燒

  方程——把生命交給了百姓

方程

方程

  2011年1月19日夜晚,原葫蘆島市連山區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民一庭庭長方程,辦案中因勞累過度突發心臟病,年僅42歲便永遠地離開了他白發蒼蒼的父母、肝腸寸斷的妻兒和深深眷戀的審判崗位。

  每次回看方程的事跡,記者總是淚欲潸然。

  方程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小時候家貧,方程靠打干柴、撿牛糞換學費,憑著一股不服輸、不怕苦的勁兒,他考上了大學,成為全村的驕傲。

  每次下鄉辦案,老百姓都愛與他親近,聽他講案子。老百姓說:“方法官講法,我們能聽懂!”方程是公認的“調解高手”。同事們常說,在他那兒,調解已經成為一門藝術。他說:“判決一件案件不困難,化解矛盾、定分止爭才是真本事。”

  2011年1月25日,方程去世后的第六天,一位當事人把電話打到了連山區法院:“說好了這兩天電話聯系,可總也聯系不上。請您轉告方庭長一聲,我大侄子已經主動向我賠禮道歉了……”

  原來,這位當事人和侄子發生矛盾,大打出手,鬧到法院。事情不大,由于面子問題,法院幾次調解均未成功,案件承辦人準備一判了之。但是,為了避免這對叔侄“打一次官司,結一世冤仇”,方程一連打好幾個電話找被告:“這個案子咱們拋開起因、對錯,你說咱們作為晚輩,向老輩低個頭賠個不是有什么丟份兒的呢……”真誠最終喚醒了親情,被告主動找到叔叔認錯、賠禮。至此,一起劍拔弩張的糾紛最終化解于無形。但是,方程沒能看到這對叔侄和睦如初的一幕……

  仔細看來無別色

  許福慶——“我只是個認真的人”

許福慶

許福慶

  2017年5月25日,中國第一代行政審判法官,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行政審判庭庭長許福慶因病在沈陽去世,享年52歲。

  許福慶自稱“我只是個認真的人”,憑著這股勁兒,他參與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改進行政審判工作的意見》的起草工作,參加了最高人民法院《國家賠償法》修改小組,參與《國家賠償法法院修改稿》的起草工作。他還留下了《行政訴訟程序要點精釋與裁判依據》等專著與《論行政訴訟中人民法院依職權調取證據》等學術論文數十篇。

  在“官”與“民”的糾紛中判明是非,方方面面的壓力不少,受到的誤解也很多。但是,許福慶說:“我真的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來到我這里了解案件情況的人,也都抱著尊重的態度。”

  在許福慶參評遼寧省社科聯專家庫的資料上,有一組數字:2000年以來,他為行政執法人員講授行政訴訟法和行政執法有關問題40余次,聽課人數在5000人次以上。這些數字不包含他為系統內人員進行的專業培訓。許福慶用自己的專業獲得了認可與尊重,用不倦怠的求索尋找行政審判工作的突破口,更用自己的執著推動著全省依法行政工作的進步。

  立身行道終至臻

  王吉龍——犧牲時雙手緊抱辦案材料

為英雄送行

送別王吉龍時的情景

  2016年6月22日上午,本溪市公安局溪湖分局刑警大隊民警王吉龍在前往海城市偵辦一起跨6省15市特大詐騙案時,不幸遭遇車禍,因公殉職,犧牲時年僅27歲,而懷孕的妻子還有十幾天就到預產期了。

  2012年,王吉龍從警校畢業,到本溪市公安局溪湖分局彩屯派出所工作。因為工作優秀,王吉龍當年就獲得了所里唯一一個嘉獎。2013年5月,王吉龍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2016年5月23日是他的第27個生日,當天,他在本溪市公安局執行看守任務一天一夜。5月24日8時結束看守后立即參加“5·23”跨6省15市詐騙案偵破,一個星期里,他抓獲嫌疑人3人,制作訊問筆錄5個。6月4日,又到丹東市查找“5·23”案件被害人,核實被害人2人,涉案價值10多萬元。6月9日,參加追捕本溪連山關殺人案嫌疑人。6月12日晚,又參與抓獲販毒嫌疑人3人、吸毒人員12人,扣押毒品1000多克。6月15日,他遠赴山東,尋訪“5·23”案件被害人,調查取證。

  6月22日7時許,王吉龍和戰友吳塑出門了。開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時,兩個人的心情很輕松,因為這次不是去抓嫌疑人,而是去海城市找被害人取證,然而意外卻降臨了。8時40分,在遼陽境內紗帽山隧道出口,一輛高速公路作業車剛出隧道突然左轉橫在公路上,被前方大車擋住視線的吳塑來不及剎車,撞了上去……頭、胸多處受傷的王吉龍經搶救無效犧牲,吳塑也多處骨折。

  被救出時,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王吉龍雙手還緊緊抱著辦案材料。

  生命的最后一個月里,王吉龍只回家6次,正常下班回家只有1次。

  他像一顆流星,生命雖然短暫,卻燃燒著走完全程。

  后記:深深致敬

  “我是寶劍,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閃電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這是一篇墓志銘,同樣也適用于為了事業燃燒生命至最后一刻的他們。他們為人民、為社會如春蠶、如蠟炬般奉獻自己的生命,真真正正踐行了人民高于一切的宗旨,而后來者,繼承這種精神,以完成先人未竟的事業。


江西多乐彩彩乐乐 彩票助手在线计划APP 最近手机行情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开奖 吉林时时 快乐扑克技巧 竞彩足球胜平负澳客 加拿大28大白开奖预测 山东省20选5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开奖信息